专栏

南都网旅游专栏 >  正文

糖葫芦的滋味儿

来源:北京日报网络版  作者:金凡     2014-02-27 10:08:44
字号:T T
摘要:此时的京城,糖葫芦也推陈出新,不仅有山楂的鲜红,也有草莓的蜡红,樱桃的紫红,杨桃的黄,猕猴桃的绿,葡萄的黑,串联在一起,滋味丰富多彩。即便前面还有诸多困难,但吃过酸甜苦辣的我,不再害怕,充满力量。

  我第一次吃糖葫芦是在老家山西,平遥老县城。

  山西的糖葫芦个儿小,酸得掉牙,还有籽,可我觉得那东西实在是世上最好的零食了,比榆钱儿叶甜多了。摇摇晃晃坐在拖拉机上,带我进县城的班主任老师喝了点小酒,哼着小调,有意无意地说:“这糖葫芦还得是北京的好。你将来有出息了,必要到京城去看看。”打那以后,“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”就和红红的糖葫芦一起,成为我幼小梦想的一部分。想来那种甜本就是酸的。

  光阴荏苒,十几年后,作为知青子女的我,也从晋西北回到了大上海。杏花村的雨、汾酒的香只留在悠悠梦中,晋味也就淡了。

  1999年,我大学毕业了。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,半是惶恐半是冲动。有三家不同行业的企业同时找上我。一家是中国建设银行;一家是上海通用汽车;还有一家是一个名为“易趣”的电子商务网站。我不顾家人的反对,毅然选择了网络行业。

  就像借贷银行在威尼斯出现,休斯顿汽车工业迅猛崛起,我看到了一个充满生命力的新行业。火红的山楂,在时代主线的牵引下如珍珠般串联起来,炽热燃烧。

  2000年末,《经济半小时》举办“年度经济风云人物评选”,因我的一篇文章脱颖而出,被选为网友代表,赴北京参加人物评选的颁奖仪式。于是我成了参加大会年纪最小的与会者之一,还与柳传志、王志东、吴敬琏等前辈合了影。那是我第一次去北京,也是我第一次在外过元旦。12月31日晚上,我在酒店里,望着京城满目的灯火,感慨万千。国贸楼下我吃到了正宗的北京糖葫芦。个儿大,糖衣咬在嘴里嘎嘎吱吱,酸甜混合在一起。我轻轻地把串糖葫芦的竹签带回酒店,放在窗台上,它和窗下的长安街于不同维度交错成行。我初尝了年轻人向着理想起飞的美味。

  2006年10月,我开始了自己IT生涯的第三次创业。这次创业我基于自己长期的梦想:我要做一家上市公司。创业者们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。大家怀着同一个梦想,我们不断找到跟自己怀有相同梦想的同路人。每个人都是一颗小山楂,共同的梦想将我们串联起来。那年的夏天,我和创业团队骨干与风险投资商会谈,地点又是熟悉的地方——中国大饭店二楼。没想到没有成功,我们只能各自落寞而回。我匆匆忙忙订了当晚最后一班飞上海的机票,和大家聚在国贸楼下挥手分别。告别北京前,肚子饿得叽里咕噜的我,囫囵吞枣,咽下一串糖葫芦,胃里竟泛出一丝丝的苦味道。

  2013年冬,我的又一次创业开始了。这次我可有准备多了。从项目选择、规划,团队配备到投资人、市场开拓,全部有备而来。十几年的锤炼,我俨然是老兵了,生活锻炼了我,我就是一串永葆新鲜的糖葫芦。

  此时的京城,糖葫芦也推陈出新,不仅有山楂的鲜红,也有草莓的蜡红,樱桃的紫红,杨桃的黄,猕猴桃的绿,葡萄的黑,串联在一起,滋味丰富多彩。即便前面还有诸多困难,但吃过酸甜苦辣的我,不再害怕,充满力量。